快手B站围剿斗鱼虎牙
2021-06-01 12:00:40 小编 人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那些事”(ID:hlw0823),作者:三金,36氪经授权发布

合并黄了之后的斗鱼和虎牙,都怎么样了?

据虎牙和斗鱼公布的2021第一季度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虎牙总收入为26.05亿元,同比增长8%,而斗鱼则在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1.52亿元,同比增加6.7%。

不论是斗鱼还是虎牙,从2018年至今,不仅营收增速显著下滑,在股价上也一泻千里。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2月19至5月19日的三个月间,斗鱼的股价累计跌下59.33%,虎牙的跌幅也高达55.19%。

而随着直播进入下半场,主播天价签约费时代已经过去,开始进入“主播带货”为主流的“后直播时代。随着哔哩哔哩和快手等视频平台开始加码直播领域,更不用说,反垄断阴云还笼罩在斗鱼和虎牙的上空,斗鱼和虎牙这两位老牌直播选手显然已经走到了抉择路口。

那么,斗鱼和虎牙在这三年中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发展,在“后直播时代”,斗鱼与虎牙“输”在了哪里?合并遥遥无期之后,斗虎将要走向何方?

且看本文详解!

潮水之后:斗鱼虎牙知天命?

时间回到2018年,腾讯大手笔投资了虎牙和斗鱼,从而颠覆了整个直播领域的格局,斗鱼和虎牙成功进入直播领域第一梯队,映客、花椒、一直播等逐渐被甩开,“千播大战”自此结束。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虎牙从创办至今共计融资70亿元,斗鱼共计融资45亿元,企鹅电竞和网易CC融资规模在20多亿,其余直播选手总融资均不超过20亿。

2018年一季度斗鱼营收同比增长136%,而虎牙则实现了113%的增长,这才两年光景不到,斗鱼和虎牙就纷纷下行。

2018年动辄上千万的“天价主播”已成过去式,如今的直播平台应该更有议价权一些,按理说能够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内容的深耕,那为何会走下坡路呢?

利润增速看,2019年四季度至今,虎牙净利润同比增速从60.35%下降至8.36%,斗鱼甚至转盈为亏,净利润增速从159.54%下降至-123.81%。

据数据显示虎牙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从2017年的2.42亿元提升至19.45亿元,2020疫情期间,在宅经济全面开花的时期,虎牙的经营活动现金反而减少了,仅剩12.4亿元。而斗鱼则更为严重,2016年斗鱼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7.14亿元,2019年提升至8.13亿元,在2020年缩减至6.67亿元。

可以看到的是,斗鱼和虎牙这两个直播领域的头部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均在上升后遭遇下滑,这也就表明直播业务已经面临着天花板风险。

二者背后的共同股东腾讯,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问题,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停止内耗,促成合并,但无奈在合并的重要关头,遭遇了反垄断调查事件,合并事宜被无限期延后。

斗鱼和虎牙自己也知道,可能合并还没等来,自己已经快没了。

直播下半场:虎鱼被围剿

据斗鱼和虎牙的财报显示,二者的的营收虽然分为直播、广告和其他,但直播业务均占据二者总业务的90%以上。

对直播的过分依赖不仅限制住了斗鱼和虎牙的发展,还给自己的多元化之路带来了“阻挠”。

斗鱼和虎牙高度垂直的业务,并且以兴趣为导向,个人IP为支撑的的内容池,虽然在主播和用户之间有着较强的联系,但很难培养潜在客户。

而原本直播并不属于主要业务的快手和哔哩哔哩,在内容池逐渐饱和之时,依靠up主进军直播业务,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而对斗鱼和虎牙来说,有了更多的竞争对手,意味着更高的获客成本。据财报显示,斗鱼2021第一季度的经营成本为18.92亿元,同比上涨了5.58%,而斗鱼的营销费用在今年第一季度同比上涨了95.32%,值得注意的是,斗鱼和虎牙的运营费用已经连续八个季度增长。

和外部压力一同增加的还有带宽成本以及电竞赛事的内容成本,随着电竞类目的不断增加,相应配套的赛事也在增加,游戏作为斗鱼虎牙的基本直播领域,也不得不持续跟进引入。

直播业务触达天花板,付费用户被哔哩哔哩和快手分流,斗鱼和虎牙的营收出现下滑也是自然之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斗鱼的均MAU为1.92亿,付费用户为700万,付费比例为3.6%,但去年同期斗鱼的付费比例为4.8%,下降幅度明显,而虎牙也出现相似程度的下降。

很显然,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和以哔哩哔哩为代表的内容社区的入场,在斗鱼虎牙最为看中的电竞直播领域,哔哩哔哩也相继跟进,近似肉搏的竞争,正使得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提前碰到业务天花板。

斗鱼虎牙还有机会吗?

快手和和哔哩哔哩已经攻进了斗鱼虎牙的腹地,那么斗鱼和虎牙这些老直播选手们只能等死了吗?

非也。

不论是快手还是哔哩哔哩,还是斗鱼和虎牙,本质上都是内容平台,而相互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内容的争夺。

斗鱼和虎牙在主播以及扶持创作者上的力度,要远远低于快手和哔哩哔哩,与快手动辄上千万上亿的流量扶持相比,斗鱼和虎牙能给的资源也有些捉襟见肘,

另一方面,据《2020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6.17亿人,占中国网民整体的62.4%,而另一数据显示,中国手机上网用户已经来到8.83亿人,直播用户的增长空间已经所剩无几。

值得注意的是,电商直播在2020年实现了快速增长,达到3.88亿人,不论是淘宝还是抖音还是快手,都在朝着直播电商发力。据数据显示淘宝直播在2020年实现GMV5000多亿,快手的这一数据是3814亿,而抖音则超4000亿。

而电商直播注重个人IP和影响力和斗鱼虎牙的特质不谋而合,斗鱼虎牙完全可以以电竞、游戏等垂类进军直播电商领域。

然后再以垂类电商为支点,从而复制本垂类经验进军母婴、生活等相应垂类,用以补齐直播业务中的电商业务短板。

如果聚焦于垂类电商,打造内容与电商直播双循环,或许能拥有与快手和哔哩哔哩一战的能力。

只是,还有多少时间给斗鱼和虎牙呢?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咪咕财经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