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暴跌,《爱死机2》差在哪儿?
2021-06-01 12:00:18 小编 人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作者:SYX。

按照原定计划,《爱,死亡和机器人2》(下简称《爱死机2》)应该按照上一季的体量——约18集左右的篇幅回归。疫情原因影响,Netflix原定的制作计划受到影响,最终变成了如今仓促上阵的8集成片。

与上一季的清一色好评相比,本季的《爱死机2》被期待值拉满的观众骂得狗血淋头,豆瓣评分由第1季的9.2暴跌至6.9。“好平淡”“画面平庸”“并不新颖”等负面评价,充斥在豆瓣主题页面的短评词条下。

仓促上阵是一方面原因,但客观来看,本季的8集成片维持了上一季平均水准,口碑不敌预期,与观众喜新厌旧不无关系。

第1季没那么神,第2季没那么烂

观众对上一季《爱死机》的追捧,很大程度上源于“没有见过世面”,猎奇心理下,给出的过分神化评价。

对欧美观众而言,2019年《爱死机》之前,他们已经见识过1981年那部动画电影《宇宙奇趣录》——内容上,与《爱死机》一脉相承的科幻、废土、异世界、赛博朋克;形式上,也采用了师出同门的短片合集式叙事。甚至有一种说法是,《爱死机》的创作灵感,正是来源于《宇宙奇趣录》。

《宇宙奇趣录》剧照

对中国观众而言,早前没有接受过《宇宙奇趣录》的熏陶,2019年《爱死机》的横空出世,堪称石破惊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文青齐聚的豆瓣上,《爱死机1》的评分至今维持在9.2,评分人数超过35万。当中的厚爱程度,可见一斑。

《爱死机》的优秀,在于“先进性”。18个自成一色的短片,叙事形式上不拘一格,内容上的包罗万象,体现了一种先进的制作理念。于两位核心创作者——大卫·芬奇、提姆·米勒而言,他们试图将不被注目的边缘创作潮流借由Netflix这个全球第一大流媒体平台,引入主流文化视野,这份先进,同样是值得称赞的。

但你又不得不承认,来自全球12个工作室制作、改编自18部不同中短篇小说的第1季,水准是参差不齐的。第5集《噬魂者》、第9集《垃圾场》、第15集《盲点》,评价就很一般。外网上,第1季烂番茄新鲜度77%,MTC仅63分。

第1季剧照

第2季其实维持了第1季的平均水准,但是体量砍掉一半之后,第1季中那些瑕不掩瑜的问题被集中起来,口碑下挫,实属情理之中。

与第1季一样,第2季中,Netflix仍然请来了大卫·芬奇、提姆·米勒担任制片人,8个故事的脚本,同样来自全球范围内筛选出来的那些符合“爱”“死亡”“机器人”三大主题的中短篇科幻小说。

第1集《自动化客服》改编自约翰·斯卡尔齐(雨果奖主办方“世界科幻协会”主席,目前身价最高的科幻作家之一)2018年创作的短篇小说,讲述未来世界,一个人工智能高度普及的时代,老年城内,人与人工智能斗志斗勇的故事;

《自动化客服》剧照

第2集《冰》改编自瑞奇·拉尔森(曾获西奥多鲟鱼奖提名,2015年最高产的短篇科幻小说作家)2015年创作的短篇小说,讲述改造人弟弟,帮助整个星球唯一没有接受身体改造的哥哥,找回自信的故事;

《冰》剧照

第3集《突击小队》改编自保罗·巴奇加卢皮(曾获“雨果奖”“星云奖”)2006年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人类可以长生不老的未来世界,男主人公面临生命孕育和维护统治秩序两难抉择的故事;

《突击小队》剧照

第4集《沙漠中的斯诺》改编自尼尔·亚瑟2002年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拥有永生能力的男主人公,为了活下去与赏金猎人搏斗的故事;

《沙漠中的斯诺》剧照

第5集《高草丛》改编自乔·R·兰斯代尔(英国幻想奖、美国恐怖奖、埃德加奖和六项布拉姆·斯托克奖获得者)2012年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1901年,一列火车停在高草丛密集的轨道旁,下车抽烟的男主人公被诱惑步入高草丛的故事;

《高草丛》剧照

第6集《整个房子》改编自约阿希姆·海因德曼斯2017年创作的短篇小说,讲述圣诞夜一对姐弟睡不着觉,见到心心念念的“圣诞老人”的故事;

《整个房子》剧照

第7集《生命之笼》改编自哈兰·埃利森(《星际旅行》创作者之一,共获得10次雨果奖和4次星云奖,唯一一位获得3次美国作家指南最佳剧情奖的剧作家,被美国星云奖授予“科幻大师”称号)1965年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一名迫降战斗机飞行员在救生舱内自救的故事;

《生命之笼》剧照

第8集《溺水的巨人》改编自J·G·巴拉德(英国60年代新浪潮派科幻小说代表作家,有“科幻小说之王”的美誉)1962年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男主人公跟随众人瞻仰一位溺水的巨人的故事。

《溺水的巨人》剧照

8个故事的取材都经过了一番精心挑选,制作上,依旧交由8大不同工作室自主创作,当中不乏第1季中备受好评的制作团队。例如本季第2集《冰》,由上一季中制作《齐马的作品》的Passion Pictures制作;第4集《沙漠中的斯诺》,由上一季中制作《裂缝以外》的Unit Image制作;第8集《溺水的巨人》,由上一季中制作《桑尼的优势》《机器装甲》《变形者》《冰河时代》的Blur Studio制作。

主题上,8个故事离不开剧名中的三大关键词——“爱”“死亡”“机器人”。Netflix对制作团队的要求是,每个故事只需包含一个主题即可。因是科幻作品,一半故事,例如《自动化客服》《冰》《沙漠中的斯诺》《生命之笼》等,都离不开“机器人”这一核心主题。有些作品的主题不是单一的,包含两个及以上元素。例如《冰》中,除了“机器人”,也可以找到“爱”这一主题。

致命伤——新鲜感不再

制作、内容都是第1季中熟悉的配方,问题出在新鲜感不再上。

片名已经注定了,或者说要求《爱死机》紧紧围绕“爱”“死亡”“机器人”这三大核心主题展开,第1季中的18个故事、第2季中的8个故事,无疑是扣题的。如果说第1季播出时,观众因为没有见识被“唬”住了的话,那么到了两年之后的第2季,新鲜感大打折扣,口碑也相应次了一等。

不客气地说,第2季中的故事,不仅主题、剧情与第1季一个腔调,甚至就在第2季的8个故事中,也出现了重复的似曾相识之感。例如:第1集《自动化客服》和第7集《生命之笼》,都涉及人与人工智能的博弈,观感上并不新鲜。

第1季水准参差不齐,依然维持了高口碑,一是观众对“新物种”的宽容;二则,18个短片,数量众多,质量不一,情有可原。整体上,第1季中等以上水平的故事占大多数,瑕不掩瑜,评价不会太低。第2季受限于疫情,进度一再受到影响,情急之下的提档,导致篇幅砍掉一半,只要当中的两三个故事出了岔子,都会极大程度上影响这一季的整体口碑。

Netflix已经有持续开发《爱死机》系列的意向。根据第2季上线前的官方预告,第3季预计将在2022年与观众见面。一种推测是,第3季中的一半故事,可能都来源于第2季中因档期原因来不及制作的那一部分。要知道,2019年第1季推出时,光是前后期制作就花了两年半时间,如今,制作周期一再压缩,不知第3季会不会重蹈第2季的覆辙。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咪咕财经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